#

      纳福迎岁 历代画狗名作赏析

      作者:牟建平 2018-02-13 00:33:56 来源:美术报

          (1/3)南宋·李迪 猎犬图 (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

          (2/3)徐悲鸿 十二生肖狗

          (3/3)郎世宁 竹荫西狑图 (沈阳故宫博物院藏)

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--让艺术体现价值

        中国春节蕴含着、承载着中华优秀的文化传统和价值观,传递着“和谐”、“共享”、“欢乐”、“家国”的理念和情怀,意味着感恩、团聚与兴旺。新春佳节是中华民族迎祥纳福、欢聚相庆的好日子,也是展示年俗文化、享受浓郁乡情的好机会。值此戊戌新春来临之际,本期特别策划“历代画狗名作赏析”,通过历代书画大家以狗为主题创作的生肖名作,以表现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狗年生肖年俗文化,营造吉庆祥和的节日气氛。

        在众多的动物中,狗与人类的关系尤为密切,除了狩猎、做宠物外,在中国它还是“十二生肖”之一,被用来纪年记时。狗作为生肖的历史由来已久,南朝诗人沈炯曾专门写有《十二属诗》,内有“狗其怀物外”句,可见在唐以前狗就进入了十二属相。在绘画出现之前,狗的形象就绘刻在汉画像砖上,河南郑州出土的汉画像砖上已有狗参与狩猎和历史故事“狗咬赵盾”的图案,说明在很早时狗就成为人们表现的对象。

        迄今为止,狗在中国画最早出现是在唐代的人物画中。在唐代,狗作为宠物进入贵族妇女的日常生活,于是在这一时期的绘画中就多有体现,现藏辽宁省博物馆的《簪花仕女图》便是一件这样的典型佳作。唐著名人物画家周昉以画仕女见长,他的《簪花仕女图》描写了贵族妇女在春夏之交于庭院中戏犬赏花的休闲情景。全图共分“戏犬”、“漫步”、“采花”、“赏花”四个片段。图中人物圆脸高髻阔眉,身材丰满肥硕,属典型的唐代仕女样式。画家对仕女形象刻画细致入微,美丽的簪花,端庄的仪态,细腻的肌肤,华丽而透明的衣裙,都表现得淋漓尽致。画中正在与主人游戏奔跑的两只哈巴狗,身系项圈,黑白相间,稚气十足。其中一只小狗正在受主人拂子的引逗,整个画面充满生机与动感。该画以写实的手法,表现了当时上层社会妇女的闲适生活。

        自宋代始花鸟画获得空前发展,皇家画院极盛,追求精工写实,动物画这时得以独立出来,单独的犬画开始出现,现藏于北京故宫的南宋李迪《猎犬图》即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作品。李迪,曾任职画院,擅画走兽,尤善于捕捉动物的瞬间动态与神情。他画的《猎犬图》造型比例精确,明暗层次清晰,骨肉安排恰当,立体感极强,犬的神态与动态尤其传神,将猎犬盯视前方慢步而行的感觉刻画得入木三分,犬的形象呼之欲出,堪称形神俱佳之作。可以看出画家不仅具有高超的绘画表现技巧,对狗的生活习性也有很深的了解,该作体现了宋代画院画家的非凡写实功力与水平。“南宋四家”之一的刘松年曾画过一幅风俗画《补纳图》,画一老僧正在专注穿针引线补缀,床榻前一小狗席地而卧,似仰头目视主人,小狗的刻画堪称神来之笔,寥寥几笔勾勒,狗便活脱而出。

        作为清代的宫廷画家,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画的狗则与传统的中国画迥然不同。其绘画虽吸收了中国画的笔墨技法,但更强调西方绘画的影调、质感与立体,在写实与逼真上更胜一筹,他画的《竹荫西狑图》即是最好的证明。该画尺幅巨大,狗用柔和的灰白两色画出,双目炯炯有神,毛短而密,体形矫健,肌肉效果突出,空间透视感很强,具有西方绘画的高超写实功力。在配景上则选用中国式的翠竹与瓜藤映衬,翠竹虽仍用西法表现,却不失中国画之神韵,堪称中西绘画结合的典范。郎世宁的犬画并不只沈阳故宫收藏的这一张,北京故宫还藏有他的《十犬图》,只是未画背景。郎世宁的绘画有些是他本人所画,有些则是他画了人物与动物后由中国画家补画背景,而《竹荫西狑图》一看便知全系他亲笔所绘,所以倍显珍贵。

        在近百年中国画坛上擅画动物的名家众多,但最杰出者当属一代巨匠徐悲鸿。人们皆熟知他画的骏马,其实他画的狗也非常可观,只是他一生画狗数量比较稀少,人们所见不多。曾在国内拍场现身的一套《十二生肖册页》内中的狗,是他画狗的精彩之作。此套册页从题款知乃“乙酉冬日”(1945年底)所绘。据云该画是1945年12月徐悲鸿与蒋碧薇离婚时赠送的100幅画中的一件,属特意订制之作,当时未留清单,无从对证。该册页经廖静文女士亲鉴云:“创作时我随侍左右,彼时情景历历在目。”并认为徐悲鸿一生创作的十二生肖仅此一套,弥足珍贵。此一帧《狗》,体现了徐悲鸿一贯的“造型精确,笔精墨妙,追求厚重,惟妙惟肖”的绘画面貌特征。运用简练概括的轮廓勾勒再加以明暗染色,狗的形象便跃然纸上。

        齐白石以画草虫花卉、水族虾蟹闻名于世,他的动物画比较少见。北京画院藏有一套他画的《十二生肖》,画于1940年至1944年之间,为其好友关蔚山捐献,其中就有一幅描绘狗的《吠其不仁》。这里引用了一个典故,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云:“跖之狗吠尧,尧非不仁,狗因吠非其主。”意思是说,狗对尧吠,并不是尧不仁,而是因为尧不是它的主人。齐白石题画“吠其不仁”,就是借用这个典故,赞扬了狗对主人的忠心。齐白石画的狗,不是写实的,而是意笔,用笔不多,但看门狗的神态尽显无遗。齐白石曾画过数幅狗类的画作,都是一个姿态,可以看出用的是一个画稿。他在1936年客居成都时也画过《守门犬》,笔墨非常类似,只是配景不同。齐白石虽然是木匠出身,但他作画每有题诗或典故,使他的画更具有文人画的韵味。

        张大千被人们誉为近代中国画坛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徐悲鸿赞其“五百年来一大千”。其山水、人物、花卉无一不精,惟走兽动物所画极少,仅在他的人物画中偶有出现。在2010年嘉德春拍中曾以4536万元拍出其《泼彩自画像》,此自画像是张大千70岁所绘,据说是送给妻子徐雯波的礼物,图中的黑犬为西藏獒犬,张大千于敦煌时所养,后死于四川,张大千常怀念这只宠物。该画以大面积的泼彩泼墨山水做背景,人物用留白法施以简单的勾勒,与前者的写意简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黑犬的处理则非常写实,狗之头、爪、尾都画得十分严谨精细,犬毛根根可见,为着意表现黑犬的凶猛,犬齿尽露,怒目圆睁,突出地刻画出了这种犬的习性。该画黑白反差强烈,尤其是将泼彩与写实有机融为一体,是张大千晚年绘画创新探索的一件精品。

        当代国画大师黄胄以画新疆人物著称,他画的驴更是脍炙人口,但是细心的人们会发现牧羊犬屡屡在他的许多画中现身,他画的狗也不同凡响,很有特色,李可染曾说:“黄胄画狗天下第一”。如他画的《赶集》《踏歌行》《牧驴图》《骆驼》等,都不乏狗的身影。黄胄自云:“画兽难画狗,而宋人画狗甚精能,明以来竟无高手。清郎世宁虽能,终非神逸之笔。”黄胄对中国画的一大贡献是创造性地将速写带进中国画,把速写的生动性、线条的快捷感引入国画,他的用笔奔放泼辣,毫不拘谨,善于将准确精致的造型与放笔挥洒的写意笔墨结合起来,形似神足,气韵生动,我们看他画的《狗》、《牧驴图》,寥寥几笔勾、擦、点,狗的动静两种姿态便跃然纸上,体现了他非常善于捕捉瞬间的绘画特点。

        随着上世纪90年代国内宠物热的兴起,狗越来越多地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,频频成为当代画家的表现对象。当代大家黄永玉先生的水墨画,具有讽刺与幽默的色彩,他画的狗系列画作,令人忍俊不止。画家史国良的西藏风情画中,我们也经常能看到狗的身影,如他画的《八角街上》,画中静卧一角的黑狗使整个画面平添了许多生活气息。古今画狗的名家名作还有很多,实难一一列举。狗的忠诚、温顺是人类的最爱,正缘于狗与人类的这种特殊关系,狗才成为画家们百画不厌的题材。


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      声明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国画家网]的立场,也不代表[国画家网]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93(s)   15 queries

        memory 7.065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