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墨春秋 高山仰止——刘菊山水画的痴情神韵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2013-11-21 15:16:28

         在营造老年人的精神家园中,却邀我任职老年书画研究会的常务副会长。副会长中有位女士,第一眼看去“气质不凡”;第二感觉“谈吐不俗”;第三看画,却是“水墨春秋,高山仰止”。再见面一下子没叫上名字,就受到抱怨:“啊,怎么连我都记不住!”好厉害!直言爽语不留情面。她就是多年执着追求美术创作的“女强人”刘菊。会长们分工,刘菊负责绘画指导。每次组织书画笔会,刘菊总是首当其冲。记得“高邑笔会”,刘菊作画成为看点,只见她神态自若,胸罗万象,时而凝神聚意,时而执笔端详,着墨落笔,又如钢琴家弹奏“高山流水”,含艳微笑,气韵连贯,那派头嫣然在“指点江山”。我称赞说,你喜欢金秋的收获。她说,何以见得?我说:“你的名字叫刘菊,那是金秋的信息。”大家都笑了。难怪她的《走进太行天砚山 遥看瀑布挂前川》,获第二届“全国老年书画作品展金奖”,入编“金色年华——全国优秀中老年书画艺术经典》,被授予“金色年华——全国优秀中老年书画艺术贡献奖”。

          雄伟太行,是她梦寐以求的精神家园。刘菊十几岁从军入伍,不惑之年转业到石家庄。知天命之年便钟爱横贯河南、山西、河北的太行山。军人爱太行,源于抗日战争时“我们在太行山上”。带着梦想她进入“老年大学”学绘画,他选中的科目自然是太行山。九年的刻苦修炼,从学习“太行画派”的白云乡、李明久、李东旭等,到自己一趟又一趟写生太行山,渐次领悟到“山水画”的神韵梦境。她感悟“艺术的天职”是:“绘画是色彩与生命对话的方式,是连接灵魂与现实的纽带,是可以让心灵共鸣和思想延伸的艺术;画家选择了绘画艺术,就是选择了诠释美的天职!我爱绘画艺术!”看来刘菊的生命从此融入了太行山。“文似观山不喜平,太行处处藏真情”,在刘菊的笔下,多为“全景太行”,竖幅构图高山仰止,突忽山头,瀑布飞泻,丛林幽幽;横幅构图山雄景秀,云罩涧豁,水盈神灵。观之千姿百态,少有雷同。女画家比之须眉,峥嵘沧桑有之,更多了一层“细致慎密”意境。

          “明山秀水”,是刘菊山水的艺术追求。传统的白描山水,近代的青绿山水;商品意识的“板块山水”,创意派的局部山水等,各昭示着画家的艺术追求。古人云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又云“满目青山夕照明”,作为艺术升华的山水画,自然是“明山秀水”为佳。刘菊的自悟山水,讲究的是“明山”,那就是善用光照,山头山体阳阴分明,那就是光作用的效果。其二是用墨的浓淡,分出近景、中景、远景的层次感,有了层次,自然有了深度,也就有了立体感。其三水为山水画的灵魂,有山无水就没有植被,山是死山。水有瀑、有势涌,有积潭,有溪流,才滋润草木葱茏,山水才生机灵秀。原来刘菊作画“淡定”,她说:“茶到淡时方是味,心入静境自成仙。书画艺术能洗的燥气全无,淡中生静,静中生定,定中生惠。可先出艺术家的修练功夫。”她获中央电视台书画优秀奖的《梦中太行》,似乎能解读她画太行山的神奇。

        刘菊的“太行山图”确乎千姿百态,都是自己的理解和创意。其中的“细致慎密”,是别与其他画家的个性。纵观构图气势大方,却又线条简约洗练,浓淡对比,宏观微观得当,更重要的是收尾功夫。一是植被点缀蒼抹,而又有浪漫浓郁的时代气息,如山体有梯田的模糊身影,混若天成;二是山石造型变化,画技各不相同,呈现光亮明秀。三是惜色如金,色见季节定位,绿为春山,金为秋山,红色多为秋山的点缀;四是山云的缭绕,和隐约中寺庙和房舍,使画面饱满深邃。她有一则感悟画“烟雨润青山,飞瀑出清泉”,是睡梦中惊醒而作。春节时,她看到“室外千秋雪,屋内万点红”,女儿、外孙女穿红装,自己也是红妆粉面,眼前涌现:“银白的世界,几个身穿红衣的顽童,在挥锹动铲或用手捧雪,堆积起一尊头戴花果蓝,长着红鼻头的‘雪人’”,灵感叩门,她即兴挥笔画了山水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看来画龄不在长短,开窍悟道则成。

        刘菊入道不长,痴迷修炼,竟有如此不凡表现,当为祝贺!愿刘菊有更多更好的山水画,走进千家万户,以雄伟太行山的美韵,装点祖国文明的万里江山。


        2013年3月14日于《封龙书斋》


        版权所有Copyright©WWW.GUOHUAJIA.NET,All right服务热线:1805307787713261878869 客服邮箱:fuwu@meishujia.cn客服QQ:529512899
      Processed in 0.020(s)   2 queries clearcache
      update:168156
      memory 3.015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