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

      艺术拍卖是否走强究竟要看谁的脸色

      作者:朱浩云2024-05-11 08:38:06 来源:美术报

        齐白石 咫尺天涯—辛未山水册册页(十二开)部分 31.5×35cm 设色纸本、水墨纸本 1931年

        大家知道,近两年由于受到经济和疫情的影响和冲击,房市、股市和艺术拍卖均呈现出疲弱态势。拿艺术拍卖来说,无论是成交量、成交率、成交价,还是拍场人气、买气都极不理想,有不少大藏家可能由于资金问题不惜大幅割肉抛售藏品。从成交情况看,许多拍品甚至是大师级拍品打折或腰斩或流标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。如齐白石1931年作《咫尺天涯—辛未山水册(12开)》,此作1994年在中国嘉德首次推出时,成交价为517万元,这个价格在当时并不低,并创造了齐白石作品拍卖世界纪录;2011年中国嘉德再推出时以1.9435亿元成交,应该讲原藏家获利极其丰厚,17年价格翻了近37倍;5年后,也就是2016年此作在北京保利上拍时获价1.955亿元,若不算5年利息,仅10%佣金就要亏约2千万元;2023年中国嘉德第三次推出此作时,估价仅1.2—1.6亿元,最后落槌于1.26亿元,加佣金以1.449亿元成交,7年时间出售的藏家就要亏8千万以上。而李可染的作品过去价格动辄上亿和几千万,现在作品价格过千万元已显得很吃力。目前,艺拍上似乎只有张大千在支撑市场,2023年苏富比秋拍用了“张大千断层式领衔”来形容张大千作品的强势和一枝独秀。而在刚刚结束的苏富比春拍会和中国嘉德香港及保利香港春拍会上,张大千作品尽管没有再现亿元价格,但仍以总成交1.942亿港元再次遥遥领先,成为弱势市场中最耀眼的明星和中流砥柱。那么,今年艺术拍卖能否走强?投资和收藏者如何应对?笔者作如下分析:

        中国步入21世纪后,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,造就了成千上万的亿万富翁。其中有些人开始把消费和投资对准了艺术品,故每年都有不少新面孔在拍场上踊跃竞拍。也正因如此,许多艺术品价格在各路大买家和富翁的推波助澜下迭创新高。但是近几年,由于宏观经济回落和疫情的冲击,作为与房市、股市一样有投资属性的艺市,能否走强恐怕还要看宏观经济,特别是股市能否走出一波牛市行情显得至关重要。大家知道,中国股市这两年走势不尽人意,投资者亏损累累,投资信心严重受挫,这当中有不少股民既涉足股市和房市,也在艺市上大显身手。之前,艺拍上用天价来购藏艺术品的藏家,不少是通过股市或是上市积攒的资金来购买的。换言之,这些买家不惜巨资竞购天价艺术品的背后是靠金融资本来支撑的。

        笔者历来认为,股市是能影响甚至左右艺市,而艺市却不能影响股市,这是因为艺市的体量和参与的人远小于股市,即便最火爆时期的艺拍,一年几百亿成交金额也只有股市一天成交额的零头。如果今年股市能走出牛市行情或是一波千点以上行情,对艺市振兴无疑会注入一支强心剂。需要指出的是,今年以来国家对股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换掉了证监会主席,股市正在恢复投资者的信心,后市究竟会如何演绎,我们静观其变。

        对广大投资者和收藏者来说,如何在当下艺市上有所作为,笔者以为,树立以下三大理念或许是最好对策。

        一是购买艺术精品的理念。艺术品市场上历来有这样的说法:“只要东西好,不怕卖不掉;只要东西好,不怕卖不高”。它告诉我们只要投资的是精品,总会卖出好价钱,若是还有题材就更受藏家的青睐和追捧。从拍卖场上看,精品与一般作品的价位往往有天壤之别,既使像张大千、傅抱石、齐白石、徐悲鸿、陆俨少等大名家的精品与应酬之作价格也有悬殊差别。如2023年苏富比秋季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会上,张大千1966年作《兰石小鸟》镜框,尺幅1.2平尺(32.1×42.4cm),成交价35.06万港元,而在同场拍卖会上,张大千另一件1952年作的小品画《秋江钓艇》镜框,尺幅0.56平尺(26.3×23.8cm),尽管此尺幅比《兰石小鸟》要小一半多,但张大千极其用心,画得非常出彩,加上此作又是大藏家王南屏的旧藏,故很受众多藏家的追逐,最后以高达549.27万港元成交,两者价格可谓天壤之别,也让人们再次看到精品卖高价的独特魅力。

        二是逢低吸纳的理念。艺术品市场是需要“拣漏”和“淘金”的,不论在集市上或是艺术品拍卖场上都有机会,实际就看你的眼光是不是到位。如果眼光好,对市场价位又熟悉,那么,你就有可能买到价廉物美的艺术品。如1997年上海拍卖行曾推出过黄幻吾的一件《漓江山水手卷》。黄幻吾(1906-1985年)是比较特殊的一位老画家,从居住和活动的地域上讲他是属于海派画家范畴,从绘画画风上看又属于岭南画派,为高剑父、高奇峰的弟子。他创作题材广泛,手法多样,山水、花卉、鸟兽、鱼虫无不见长。其中尤以山水、花鸟功夫独到。他笔下的作品构图新巧,笔墨酣畅,设色雅丽,栩栩如生,雅俗共赏。由于其作品在市场上并不热门,市场关注也不高,但是这件山水手卷却被一位颇具眼光的买家看上,最后以2万元价格购入。2001年,该幅作品又在上海敬华抛出,成交价9.02万元,短短4年翻了4倍多。

        三是中长线投资的理念。国际证券市场有三句格言:“长线是金、中线是银、短线是铜”。这句话同样也适合艺术市场。中国古代对艺术品投资也有论断:“土地五年涨一倍,古董十年涨六倍”。这说明投资艺术品要有回报,不是今天买进,明天就可以赚钱,一般是有一定时间和周期的。记得1994年上海朵云轩艺术品拍卖会上,香港大收藏家张宗宪一人就砸下几百万元,其中,他以31万余元的价格吃进的齐白石一幅《篆书中堂》最引人瞩目,当时这个价格绝对是天价,场内不少人认为这个价格这辈子都很难解套,有的人甚至认为买家疯了。然而,这件作品在2006年被香港苏富比推出时,却受到了众多藏家的追捧,最后被一买家以224.8万元收入囊中,短短的13年价格居然翻了7倍多。更让人惊叹的是,此作2018年被中国嘉德再次推出时,成交价更是高达1667.5万元,12年的时间价格又上涨了近8倍,并再创齐白石书法的市场最高价。由此可见,只要眼光好,选准好作品,中长线投资艺术品回报还是相当可观的。

        总之,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,可以减少甚至规避投资风险,从而在市场上以不变应万变。

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      声明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国画家网]的立场,也不代表[国画家网]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70(s)   15 queries